1+1=3

最好的你和最坏的我相遇,最坏的我只能感谢遇见最好的你

【叶蓝】不由

    (  第一次写叶蓝的有点小紧张,清水文,灵感来自我自己的生活。没有狗血剧情勉强算BE吧…有严重的ooc,不爽勿看,谢谢!)

                       

      

      街角的猫咖店,年轻人坐在专属于自己的小角落握着水粉笔画着面前摆着的静物,一只圆珠笔,两个板栗和一张下垂眼男孩认真画画的照片。

       “呦~许大画家画着呢。”穿着汉服的女生推开门,“啧,这不是叶修的照片吗?咋的还忘不了他?我说都多少年了!人都他妈滚中央美院了,咋的你一个河北师范的还忘不了人家!”

       年轻人熟练的从右手边的水桶里涮了涮笔,拿起地上的抹布又擦了擦笔:“相思不由我啊!当时我们两个是同桌的时候,他总不愿意和我说话,我也懒得和他说。结果第二天我画素描苹果总是起不好型,他下课偷偷给我改了改…”

        汉服女生摆摆手打断他:“得,许博远你厉害这都能动心!没出息!”

         “你听我说完,他以为我不知道他给我改了改型结果就二公主那嘴和你的大嘴巴谁不知道叶修给我改了改型,自打那以后啊~他就天天给我改画,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许博远瞪了汉服女生一眼,自顾自的继续说,“早知道是现在这样的结果,还不如当初不让他给我改。文怡你说怎么办啊,我好像一辈子都被他套住了…我每次坐在这儿画画,画着画着突然一下子望吧台,总是感觉少一个忙碌的身影…”

          文怡站累了就一屁股坐到离他最近的沙发上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根烟和打火机来,点染烟在旁紧皱着眉头听着许博远自己伤自己的话。

         “叮咚。”店里的门铃响了许博远冲门口大喊一声“今儿不开门!”说完自顾自的开始刻画起来,文怡以为他会重点刻画摆在正中间的照片,谁想到许博远却把板栗刻画的相当精致。

        许博远用旁光瞄了一眼文怡,轻声笑了一下:“和我们的航哥过得怎么样啊。”

         文怡瞪了一眼许博远:“我他妈这一辈子都没见过比他还直的男的了,带个孩子还能把孩子扔柜顶上,牛逼啊!我去!”文怡说完抱过旁边经过的布偶猫。

         “噗,当初是谁死活要和航哥在一起的,现在都结婚有俩孩子才后悔。”许博远无奈的说“你呀,身在福中不知福,当初那么多小女孩追他,人家眼一瞎看上你了,你还不知道珍惜珍惜还抱怨。”

         “滚滚滚,得把,我眼瞎他也眼瞎,我俩眼瞎的凑一对多好!到是你和叶修,唉,忘了 他吧,许博远我说正经的呢,忘了他吧,对他对你都好,他都结婚了有孩子了!你他妈还想为他打光棍多少年?你已经为他打光棍5年了,你他妈的还想为他打光棍多少个五年?人他妈孩子都有了,你还他娘的等着干什么啊你!疯了你!”文怡腾的一下站起来冲许博远喊。

          “那就等着吧,五年,十年,十五年,二十年,二十五年,等不到就继续等…我爱他胜过爱这家店。”许博远把水粉笔扔进桶里站起身来看着面前画面里虚过去的照片,“航哥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了,赶紧回家吧…都快八点了。”

          文怡听他说完拿起手机一看二十个未接电话,气呼呼的冲许博远说:“爱他妈咋咋的吧,他娘的你看看你没出息的样!”说完转身走出店的门口。

           许博远看文怡走过后留下的几根烟和打火机,自己摸了一根,眼睛痴痴的盯着自己刚才画的色彩写生。看了一会儿自己笑了起来,笑着笑着,脸上出现了水珠。

          “可能我就是他娘的疯子吧,等一个人等这么久,真好。”许博远嘀咕完,掐了手里的烟,身子往后一趟睡着了。

         店门外藏了很久的叶修握着手里的本子,呆住了…

      

      


      


【雷!!!!原谅我上晚自习没事儿干,cp方王,小别客串】单身狗之歌

两个黄鹂鸣翠柳
大眼还没女朋友
雌雄双兔傍地走
四千还没女朋友
一江春风向东流
你俩不如凑一凑
问君能有几多愁
大眼还没男朋友
抽刀断水水更流
四千还没男朋友
举杯消愁愁更愁
你俩不如凑一凑
路见不平一声吼
小别还没女朋友
此曲只应天上有
小别还没男朋友
小别就是条单....身...狗......

队长,生日快乐

第一次写文,写的不好,请多见谅,欢迎私信提建议(⑉°з°)-♡这里蓝挽请多关照ԅ(¯ㅂ¯ԅ)
——————————————————————————————
     张新杰说,他在人间懂得最后一个道理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三月三十一日韩文清生日
     三月三十一日张新杰祭日
     “队长,生日快乐。”张新杰坐在出租车里,用手轻轻拂过膝盖上的红黑色的礼盒,礼盒里是今天要送给他深爱的队长的生日礼物。张新杰满怀期待的等待着,等待着他深爱的队长拆开礼物盒看见那封情书的样子。他回想起他们所经历的一切,初见,初识,冠军,亚军,世邀赛,表白,约定好的一辈子。这些张新杰最美好的回忆。
    三月三十一日韩文清出生的日子
    三月三十一日张新杰辞世的日子
     “师傅麻烦快一点。”张新杰催促到。
     “年轻人啊,别着急等下我给你抄近路,快!”司机回答道。
     司机把车左拐,突然冲过来一辆大货车把出租车撞到了一堵并不牢固的墙上,墙瞬间崩塌,把出租车压在下面,张新杰感觉自己头被撞破了血不断的流,他努力抬手拿起手机给韩文清发了个短信,然后静静的等待着死亡。而肇事司机早已逃之夭夭。
     三月三十一日韩文清永生难忘的日子
     三月三十一日张新杰生命最后的日子
     “队长,你过来看看,这个人的手表是不是和副队的一样?”张佳乐冲韩文清喊到。
     “确实一样。”韩文清说到。
     “不过这只手怎么这么眼熟?”张佳乐疑惑到,“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那只手就是张新杰的,。”韩文清回答道,他的手早已攥成了拳,指甲掐在肉里。
     张佳乐感到不对劲,队长什么个情况?怎么副队出事了,他这么冷静?
     “我去看看,小宋我们走一起去看看,我不信是副队!”张佳乐扯上宋奇英出了基地,打了辆出租。
      三月三十一日韩文清永远失去爱人的日子
      三月三十一日张新杰可以永陪爱人的日子
      韩文清打开手机看着微信里张新杰发来的最后一条消息“队长,生日快乐,抱歉以后不能再陪你过生日,我要走了,到那个地方我会一直保护着你。就像石不转保护大漠孤烟那样,我永远是你的后盾。”
      韩文清看着空无一人的训练室瘫坐在地上无助的看着自己座位旁边的位置,那是他的,那是张新杰的,他们是最有默契的搭档,他们一起守护着只属于他们的荣耀,他们一直爱着对方,他们一直信任着对方。
     张新杰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为什么还可以站起来,他回头看了看,看见自己被压在墙下,张佳乐和小宋在哪里哭,他走过去想要安慰他们,想要去抱他们,手却穿过了他们的身体,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他想起来韩文清,他疯了一样的往霸图训练室跑去,他看见了瘫坐在地上的韩文清,他看见他呆呆的望着自己的位置,他在想他,真好,张新杰哭了,他…哭了。
    三月三十一日韩文清于张新杰想见的日子
    三月三十一日张新杰再也不用孤单的日子
    韩文清感到自己不行了,他感觉到死亡的来临,他仿佛看见了张新杰在他床边哭喊让他不要走,他要离开人间了,他要和张新杰团聚了,韩文清慢慢的闭上了双眼,他听见张新杰在叫他:队长,你来了.我…好想你。他一挣眼看见张新杰抱着他,韩文清伸手去摸他的脸,说了句“新杰,好久不见。”
     “队长,生日快乐。”张新杰松开韩文清说。
      队长,生日快乐,三月三十一日我依旧爱你。